返回网站首页 | 选择语言版本: 

站内搜索:商品资讯
联系我们

浙江AM8亚美钢管有限公司
浙江省嘉兴市嘉善天凝镇AM8亚美路118号
电话:048-71231228
传真:048-71231228

建议投诉 / Leane a message
如果您有任何的意见或者建议,请给我们留言!


煤老板時代的終結:晉煤改革激發業界熱議

浏览次数:809日期:2019-12-14

山西煤炭企業,啟動大規模吞並重組,煤企數目壓縮到100家,“煤老板”退出曆史舞台已成定局,晉煤改革激發業界熱議,《本日觀察》正在評論。

主持人(陳偉鴻):這裏是正在播出的《本日觀察》,歡迎各位的收看。今天我們要來關注的是山西省正在進行的煤礦吞並重組。根據山西的煤礦改革計劃 ,到明年年底之前,全省的礦井數目將會減少一大半,由目前的2600多口 ,減少到1000口擺布,而煤礦企業的數目,則會從目前的2200多家,壓縮到100家擺布。大規模的煤礦吞並重組,是否意味著曾風光一時的“煤老板們”將會徹底地退出這個市場呢?煤炭一向都是山西的支柱產業,那麽這一次山西為什麽會要以這麽大的決心 ,來推動此次大張旗鼓的煤炭行業的改革?今天我們將就此事來展開評論。

今天我們的評論員是馬光遠和劉戈,同時您也可以登陸央視網、新浪網、搜狐網,和騰訊本日話題發表您的觀點,稍候的節目當中,我們會來關注您的留言。

首先 ,我們就來了解一下,正在山西上演的這場煤礦行業的變革。

山西“煤老板”將會退出曆史舞台嗎?當山西省對中小煤礦啟動我國規模最大的企業重組活動時,浩繁媒體發出了如許的疑問,作為這場改革的代價 ,山西多年來雄踞全國第一大產煤省的稱號,已被內蒙古搶走了。另外今年上半年,山西省GDP同比下降4.4%,正經曆著一場轉型的陣痛。

山西省推動這場驚動全國的企業重組行動,一個首要的理由,是當地中小煤炭企業多,安全事故頻發,資本開采率低,汙染環境,嚴重困擾著山西的經濟發展。

山西省此次提出的目標是,煤炭礦井將從現在的2600個直接壓縮到1000個,煤炭企業數目,將從現在的2200個變成100個擺布,實現這一大規模瘦身的手段是,大型煤炭生產企業,和具備一定規模的地方骨幹煤礦企業,經省當局批準,對中小煤礦展開吞並之道,而中小煤礦之間,也可以自願組合 ,但重組後,企業規模不得低於300萬噸。

王守禎(山西省煤炭產業廳廳長):不論是國有煤礦,還是集體民營個體煤礦,隻要是證照正當的企業,吞並重組的主體企業 ,都將按照國家和省當局的有關規定,對他們的資產和資本,給予補償。

對補償辦法,山西省也給出答案,被吞並重組的煤礦,凡是在2006年2月28日以後,向國家已交納資本價款的,可按原價款的50%得到經濟補償 。

在2006年2月28日之前,向國家已交納資本價款的,在退還剩餘資本量價款的同時,還可得到100%的經濟補償。

除了直接經濟補償以外,被吞並的煤炭企業 ,也可以按照資本本錢化的方式,折價進股新組建的企業,對重組後職員的安排,將采取考核上崗製度,凡是考試合格的工作職員,都可以繼續在吞並後的企業中工作。

主持人:我們看到一大批山西的煤礦,正在經曆著如許一個改革的進程,包括了停產、清算、吞並、重組等等,那麽在山西,那麽在山西上演的究竟是什麽樣的一場改革呢,如許的一場改革,是不是真的意味著我們平時所說的“煤老板”將會退出曆史舞台,我們來聽聽你們的看法?

劉戈:按照現在山西省當局所表現出來的這類態度的話,這類決心,應當說可能“煤老板”最後這個詞會成為曆史,由於我們看到這一次確實是不同於以往,由於山西這幾年來 ,一向是以一種勇士斷腕的如許的一種決心在進行產業的重組,但是這一次的話,我們發現和以往相比的話,一個就是說力度更大了,再一個代價也更高,而且速度是更快。

主持人:也就是說可能甚至是斷腕,甚至是斷臂。

劉戈:對啊 ,而且現在你看從2008年,2009年的上半年,山西省的GDP全國唯一下降的省,下降了4.4%,財政收進下降了7.6%,而且由於就是由於一個是金融危機的影響,另外就是省裏頭決定,就是說趁這個時機,金融危機這個時機 ,我們進行如許的一個調整,所以很多的這類,由於重組 ,很多的這些煤礦的話,它現在就不開了,不開了今後呢,很多的財政收進也沒有了,而且很多就業如許的話,也受到一個影響,確實的話這類代價還是很慘痛的,所以在8月31號的時候,一定要把那些要求這些重組的企業,一定要把你們的協議都簽掉,由於如許的話,再如許拖下往,恐怕對省裏頭的如許一個經濟的增加的話,影響太大,可能就難以承受了。

主持人:在你的眼裏,這將是一場代價,非常大的一場改革。

劉戈:對。

主持人:那麽從力度等等方麵來說,如許的一場改革,到底還有什麽樣的一些特點值得我們關注?

馬光遠:我們看到這一次改革,山西省當局的一個首要目的就是做大煤炭經濟 ,離別本來那種個體戶似的煤炭經濟。

主持人:是 。

馬光遠 :從目前的山西省當局表露的製度設計來看的話,我覺得基本上沒給“煤老板”留下生存的製度空間,你比如說,首先從數目上進行消滅 ,那麽礦井從兩千多到一千多井,那麽減了一大半,煤炭企業那麽從兩千多家 ,變成一百多家,這個力度都是前所未有的。第二個從產能上進行消滅,那麽把煤炭企業的年產能規定為300萬噸以上,那麽把每一口礦井產能規定在90萬噸以上 ,這比全國有些煤炭大省的標準進步了好幾倍。那麽第三個時間上消滅,那麽從這一次力度來看,當然非常很大,前所未有,但是從時間規定來看的話,時間有一個硬性規定 ,那麽9月份肯定要全部完成,那麽這麽一個很短的時間內,要進行完成的話,對“煤老板”來說,他進行這個騰挪,他進行這個應對的一些後路基本上也被堵死了。

主持人:這個空間基本上就不大了。

馬光遠:對,那麽第四個來講的話,我們看到基本上確立的主體都是國企,大的一些,大型團體化的一些煤炭企業,那麽如許的話,事實上說,在做大做強它的煤炭經濟的同時,那麽意味著“煤老板”作為一個副產品,可能從此次改革今後,可能會慢慢地退出曆史舞台 。

主持人 :是,我想公眾也特別關注正在山西上演的這場改革大戲,那我們再來看一看網友對這個題目的最新關注 。

首先我們看到的第一名網友 ,他的署名叫“下雪天” ,他說“你們可知道現在山西的老百姓多希看資本整合?我們寧可回到九十年代煤賣不出往的時候!這盡對是山西比來幾十年來做的最精確的一件事情!我們也希看 !天是藍的!水是清的!”

再來看一名署名“江無忌”的網友,他的觀點說“煤企重組 ,‘回回國有化’的改革,不能回避的一個題目是,為什麽此前煤炭企業的市場化如此地亂象從生?為什麽私營煤礦總是保持著一個灰溜溜的淒惶麵目 ?它們的見利忘義,漠視生命,短視之見 ,難道是與生俱來的宿命嗎?”

我們的網友屢屢提及的“煤老板”,實在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裏,在很多人嘴上,他就是一夜暴富的一個代名詞,那麽在此次的改革當中,我們看到很多改革的措施也是針對這個群體而來的,那麽在現實生活當中,我們大家經常提及的“煤老板”他們的真實生存的狀況又是如何呢?我們一塊兒來看一看 。

痛定思痛 ,山西終結小煤礦經濟,這是業界對山西煤炭資本整合的一個評價。

山西稀有千座小煤礦 ,這幾年,小煤礦也一向在整合,9萬噸,15萬噸 ,30萬噸,門檻不斷進步,但全省煤炭產業多、小、散、低的粗放模式未徹底改變。全省仍有各類煤礦2600座,其中30萬噸及以下的小煤礦,占了近7成,全省采煤機械化程度不到30%。

正如《經濟參考報》的調查 ,小煤礦成為山西之痛。

首先是資本和生態環境代價高,大量中小煤礦資本回采率隻有20%擺布,這意味著每采一噸煤,要破壞和浪費4噸資本,按中小煤礦年產3.5億噸煤計算,每年要破壞和浪費約14億噸的寶貴煤炭資本,全省煤礦采空區麵積 ,超過5000平方公裏,而且每年新增塌陷區麵積近百平方公裏,守舊估計,近30年來,全省因粗放采煤釀成的生態環境損失,接近4千億元。

第二,稅費流失嚴重,收進分配懸殊,據煤炭和稅務部分估計 ,由於大量小煤礦和非法黑口子的存在,近兩年山西每年有1.5億噸逃脫了監管的黑煤,這導致全省每年流失稅費百億元以上。

第三 ,礦難頻發,主導產業幾乎成奪命產業,山西大中小煤礦之間的安全生產水平差距十分明顯,地方國有煤礦百萬噸死亡率是國有重點煤礦的3.8倍,而鄉鎮小煤礦,百萬噸死亡率則高達國有重點煤礦的11.3倍,小煤礦產一噸煤,要付出十倍於大礦的生命代價 。

主持人:實在我們大家都可以看到,在曆次的煤炭行業的整改當中 ,這些大大小小的“煤老板”一向都是我們整改的對象,但是固然我們有非常嚴厲的整改措施,可是在這個煤炭行業,很多的亂象卻是屢禁不盡,這到底是為什麽?

劉戈:由於在煤炭的如許的一個特殊的行業裏麵,很輕易就產生了地方的官員和煤礦主之間的如許的一種利潤共同體,***的如許的一種情形 。我們舉一個例子,就是拿2007年12月5號發生那個山西洪洞縣的那個著名的礦難,105名礦工最後由於瓦斯爆炸 ,最後失往了生命,那麽那個礦5照俱全,6照,6證。

馬光遠:6證。

劉戈:他們開礦需要6證 ,然後最後當時的安監局局長李毅中就說什麽6證俱全,簡直是五毒俱全。

主持人:對。

劉戈:就是說他6證都有,但是那些證,實際上你往查給他發那6證的機關,實際上最後我們落實的情況是什麽呢,那些證實在都不應當發給他,那麽在這個前後,就是洪洞縣所屬的那個臨汾地區,抓了很多人,有一個派出所的所長,那麽最後他手裏頭,被抓今後,有上億元的資金。所以到現在的話,不得已我覺得采取是如許的一種非常的,一刀切的,極真個如許的一種措施 。

馬光遠:我們知道山西有兩個名片。一個叫玄色的名片,就是環境汙染,那麽我們多年看到在全國環境排名裏邊,汙染最嚴重的城市 ,名列三甲的,一般都是山西的城市。那麽第二個是紅色名片,就是生命的代價,那麽這麽一個代價,我們看到這個 ,實在從國際上來看,我們作為一個煤炭生產大國,但是煤炭生產的安全度,在國際上排名都是非常靠後的。

主持人:當我們看到這個改革的大幕已大張旗鼓地拉開的時候,實在我們的思考是沒有停止的,我就在想,對於中國的煤炭行業來說,簡單地讓“煤老板們”退出曆史的舞台,是不是真的就可以一了百了 ,在這個煤炭行業當中,我們的國進民退是不是真的可以帶來一個更好的煤炭市場?馬上繼續我們的評論。

資本生態代價高,稅費流失 ,礦難頻發,山西小煤礦終結,大勢所趨,推進改革,山西煤炭將何往何從?《本日觀察》正在評論。

主持人:歡迎回到節目現場,今天的《本日觀察》和大家關注的是正在山西進行的煤炭行業的改革,我們來看看網友通過漫畫,來表達的一些觀點,首先我們來看看第一幅的漫畫,在中國煤礦的舞台上大家司空見慣的一個角色就是“煤老板”。擺布手各拿著很多的錢,我還重視到他這個肚子也都挺大的了,吃的挺大的,來你們看一看這個漫畫到底反映出網友的什麽樣的一種觀點?

馬光遠:這個我們看到這個旁邊有人在喊,“煤老板”給跳下來,給退出曆史舞台了。

主持人:你跳的差未幾了,該下來了 。

馬光遠:對對對,但是我們看到這個現象可能喊了很多年,假如僅僅靠喊的話,“煤老板”肯定不會主動地退下來,所以必須通過一些像目前山西進行的這類改革,通過一些強製性的措施,讓他主動地退出來,否則的話,可能仍然會繼續喊下往。

主持人:接下來,繼續來看一看,媒體發表的相關的評論。

山西煤炭企業重組進進超車道,“煤老板”或成曆史。對於山西煤企大規模重組,媒體紛紛發表評論 。

《中國聯合商報》發表“山西‘煤炭經濟’轉型我國大礦時代即將到”。文章說,煤炭行業轉型,目標一旦實現,過往能產100年的煤炭資本,由於資本回采率進步,可以延長到200年。

《經濟參考報》發表“痛定思痛山西終結‘小煤礦經濟’”。文章說,山西一年產五六億噸煤,每年煤炭出省銷量占全國省際間煤炭淨調出量的四分之三,還不能把握市場話語權?啟事就是產業集中度低 ,生產和銷售的決策過度分散 ,陷進煤越產越多,錢越賺越少,市場愈來愈窄,話語權愈來愈小的尷尬境地終結小煤礦是大勢所趨。

主持人:以往大家會看到,在煤礦行業經常會有資本浪費,礦難頻出如許的一些現象,而當這些現象出現的時候 ,這些小煤礦的“煤老板們”自然也成為了大家責備譴責的對象,那麽這一次在山西煤炭行業的改革當中,我們看到的這類國進民退的辦法,是不是真的就能夠解決我們現存的這些困境,比如說它可以更好地保護煤礦的資本,更好解決以往的這些煤礦的一些隱患,是不是可以做到這一些?

劉戈 :從理論上來說的話,規模大了,它可以有更多的錢來投進到安全上,或者的話,改變它的技術條件等等 ,但是我們現在看,由本來的山西省的7大的國有的地方國有的煤礦,要整合2千多家小煤礦,這個難度在短時間內太大了,你想均勻下來,一家企業的話要整合好幾百家企業 。

主持人:對。

劉戈:你的礦長從哪兒來,你的技術員從哪兒來,你的安全員從哪兒來。所以的話,我覺得如許的一個速度情況下,能不能保證今後就沒有礦難了,所以這個的話,還是打問號,我覺得肯定不能說是你重組了變大了,自然就變好了。

主持人:是。

劉戈:這是兩碼事情。

主持人 :對。

劉戈:要做的工作還很多,而且這回看了,似乎是一個關起門來的如許的一種重組的方式,那麽是不是這類 ,他一定是最有效率的,我覺得還是可以要看一看的。

馬光遠:我覺得這麽多年煤炭資本的浪費 ,包括安全程度低,並不僅僅是“煤老板”釀成的,這個我們應當有清醒的熟悉 。我們看到這個,這一次山西通過做減法來進步煤炭的資本利用率,來進步這個安全生產的這類標準,那麽我以為這類做法本身,這個方向肯定是值得肯定的 。

主持人:方向是對的。

馬光遠:那麽進步集中度是對的,但是這個僅僅通過數目的變化,不可能引發質的奔騰,那麽假如說僅僅通過數目的減少 ,能達到這類生產安全度的進步的話,這個事就有點兒太天真,可能有點太幼稚,所以我以為在做大做強的同時,特別在國有一統天下的情況下 ,我看到這個網友所引發的一些擔憂,我覺得都是非常非常引發有關部分關注的。所以在做大做強企業的同時,還應當在生產安全的這類水平方麵,在製度的這類遵循方麵,而且在生產技術的進步方麵,那麽更應當有一些強化,強製化的標準往進行推進的話,那麽這類從質到量,這類奔騰本身,可能才是大家所期待的。

主持人 :是,當有了一個好的開始的時候 ,實在更多的細節,還是值得我們重視的。我們再來看一看網友對這個題目的最新關注,署名“春天”這位網友說 ,“政策要有連續性和穩定性,整合重組要實事求是,開采工藝要隨機應變,對重組的小煤礦要進步準進門檻,要加大監管的力度。”

那麽假如才能夠讓我們的這一次改革真實的出現成效,我們也特別采訪了一些特約評論員 ,馬上聽一聽他們的觀點。

周大地(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員):事實說明幾千家礦在山西省,是很難讓他們本身把本身變成一個現代化的煤炭礦業的。我感到山西省此次做的還是非常及時的 ,中國的煤礦固然產量大,但是現代化程度低,分散度太多。另一方麵治理也相對比較混亂,特別在山西的幾千個礦治理層次也過多,也造成了越界開采、井田堆疊,不能真實的把資本經濟利用,不能搞現代化的大礦 ,所以在這類情況下,我們中國的煤礦建設要走一個安全、現代、高效這麽一個路子。

許小年(中歐國際工商學院教授):市場化的方法也不是不能夠保證安全生產,安全的題目是出在哪裏?是出在當局監管不利 ,當局監管不利的題目是由於當局和煤礦的利益攪在一起 。

主持人:備受各界諦視的山西煤炭行業的改革,是不是真的能夠像剛才我們特約評論員所說的,改革以後出現一些高效、現代 、安全的煤礦呢,在廣告以後,我們繼續和大家一起來關注 。

主持人:歡迎各位在今天的節目當中,繼續和我們關注正在山西進行的煤炭行業的改革,也許在這一輪改革過後,我們經常提及的“煤老板”這個群體,真的要退出曆史舞台了,但是我們關注的是當他們離往以後,還有多少的題目需要我們往麵對麵地往看待,麵對麵地往解決 ?

劉戈:實在“煤老板”這個稱號,它現在成了,確實是一個時代的背影,然後一群人的符號,我們一想起來“煤老板”,就是買悍馬一下買兩輛,買樓一下買一個單元。

主持人:是 。

劉戈:確實他這類形象的話,已成了如許的一種為富不仁的如許的一種代號了,但是的話,我們也應當看到 ,他確實是一種,如何說呢,是一種特殊的曆史背景下的一種怪胎,那麽他們最後為什麽會變成如許的一個,不顧人們的,不顧工人的死活,然後不顧礦難的頻發,然後的話,就是如許的一種,掠奪者的如許一種形象呢,我覺得和我們之前的這類發展觀有關係,那麽就是說,犧牲自然,犧牲人的生命甚至人的,以這個為代價,最後的話來獲得發展速度,那麽如許的一個背景不往掉,那麽“煤老板”這個他仍然不會離我們太遠。

主持人:是,當“煤老板”離開以後,還有哪些題目需要我們來麵對?

馬光遠:我們看到“煤老板”本身從製度設計上來講的話,本身就是一個錯誤,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像我們一樣,把一大部分的煤礦資本賣給個人,讓個人往開采,所以這一次從改革的方向來講的話,我覺得是非常精確的,但是這類改革是否由國企一統天下來做,甚至當局由山西的企業來做,我覺得都是值得商榷的 ,所以下一步我覺得對於山西的這個煤炭經濟這類轉型,甚至對全國煤炭經濟的轉型來講的話……(本日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