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站首页 | 选择语言版本: 

站内搜索:商品资讯
联系我们

浙江AM8亚美钢管有限公司
浙江省嘉兴市嘉善天凝镇AM8亚美路118号
电话:048-71231228
传真:048-71231228

建议投诉 / Leane a message
如果您有任何的意见或者建议,请给我们留言!


中國鋼廠同盟遭三大礦山瓦解

浏览次数:896日期:2019-11-07

貿易商加大進口量 ,中小鋼廠簽長單

編者按:

今年的鐵礦石談判中,中方屢屢處於被動地位,乃至於全球首要鋼廠和三大礦山都達成了礦價協議後 ,中方仍在苦苦為戰。CBN記者發現,國內貿易商大量接貨,和中小鋼廠和三大礦山簽署長單,中國鋼廠同盟正在遭到瓦解。

鑒於這類情況,中國鋼廠加快了海外找礦的步伐。昨天最新的消息顯示,中國進口礦石最多的武鋼,斥資4億美元籌辦在巴西建設礦山,此前武鋼、寶鋼、鞍鋼等也在海外投資礦山。

“海外找礦”也許是中國鋼廠擺脫國際三大礦山“控製”的首要途徑,固然目前未能在年度鐵礦石談判中發揮感化 ,但效果會在未來顯露。

鐵礦石貿易商張莉比來有些舍不得放貨了 ,她估計後期礦石價格可能還會上漲,與很多同行交流以後,她籌辦待價而沽 。

她所在的是一家具有外資背景的鐵礦石貿易公司,往年以來的金融危機讓公司進口的高價礦損失近半,到了下半年,生意幾乎陷進了停滯。但是隨著鋼廠的逐步複產,近幾個月,她所在公司進貨的速度愈來愈快。

這是一家典型的鐵礦石貿易公司。近一段時間,傳得沸沸揚揚的鐵礦石談判“倒戈者”中小鋼廠,正是借助這些貿易商,與三大礦山公司“攀”上關係。

擱在之前,大部分中小鋼廠根本沒有機會與三大礦山公司簽署長期協議。而現在,三大礦山公司正是通過擴大銷售途徑,慢慢瓦解中國搭建起來的鋼廠同盟。

貿易商加大進口量

一係列數據都在說明三大礦山公司加大了現貨銷售力度。

海關數據顯示,1~5月中國累計進口鐵礦石2.42億噸,比往年同期1.92億噸同比增加26%。而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1~5月中國累計國產原礦2.96億噸,同比下降6.0%。

聯合金屬網鐵礦石頻道主管杜薇對CBN記者表示,國產原礦固然隻下降了6.0% ,但鋼廠使用的鐵精粉遠遠不止下降6.0%。理由是:國產礦品位很低,礦山生產的原礦一般需要經過加工商環節,生產出高純度的鐵精粉 ,再賣給鋼廠;由於存在一定的滯後期,鋼廠對鐵精粉消耗下降,將導致礦山繼續生產一段時間後才會放緩生產步伐。

在總進口量大幅增加的情況下,三大礦山公司出口中國的量也大幅增加。海關數據顯示,1~5月,進口巴西礦4857.24萬噸、澳大利亞礦9801.35萬噸、印度礦5419.01萬噸,分別比往年同期增加13.42%、41.32%和10.72%。

由於澳礦和巴西礦出口方首要是巴西的淡水河穀、澳大利亞的必和必拓與力拓,這說明三大礦山公司對中國的出口量大幅增加 。在今年前5個月總進口量中,巴西礦和澳礦累計為1.46億噸,約占總進口量的60.61%。

按照以往三大礦山公司的客戶都為大中型鋼廠,且鮮有現貨銷售,將出現一個矛盾――金融危機以後,很多本來與三大礦山公司簽訂長協的中國鋼廠,迫於生存題目不得不毀約,那麽三大礦山公司的貨銷到哪裏往了?

唯一的解釋就是貿易商接盤了。中國鋼鐵產業協會(下稱“中鋼協”)秘書長單尚華此前對CBN記者表示,今年1~4月份,生產企業進口鐵礦石下降400萬噸 ,而貿易商多進口了3900萬噸。

張莉向CBN記者表示,今年以來公司確實在澳大利亞拓展了市場,並且從那裏進口了一些鐵礦石。

天津一家具備年進口量300萬噸以上的私營鐵礦石貿易公司負責人對CBN記者亦表示,公司之前隻從印度市場進貨,但是現在已拓展到了澳大利亞市場,並且開始與力拓進行合作。

該公司從力拓進口過來的鐵礦石是按照現貨價格,並且銷往一些年產300萬噸鋼規模擺布的鋼廠。“當然,更小規模的小鋼廠也是我的客戶。”他說。

在現貨銷售方麵,三大礦山都已承認。幾天前,必和必拓首席履行官高瑞思對國內一家媒體表示,必和必拓上一季度在現貨市場銷售的鐵礦石占總量超過20%以上。在現貨推廣方麵,力拓則更勝一籌。力拓鐵礦石履行官山姆?威爾士向中國國內媒體透露,今年力拓在全球鐵礦石銷售中,現貨銷售已躍升到總量的50%。此前從未在現貨市場銷售的淡水河穀 ,今年亦開始在現貨市場出售。

中小鋼廠簽長單

與往年同期相比,國內中小鋼廠進口鐵礦石愈來愈多。因而,這些本來處於弱勢的群體就成了三大礦山公司遊說的對象。

今年以來 ,中小鋼廠與三大礦山公司簽署鐵礦石長期協議的聲音不盡於耳 。消息最早從北京一家都市報傳出 ,報道稱,已有35家中小鋼企和巴西淡水河穀達成長協礦協議,這35家鋼企和淡水河穀達成的進貨量大約為5000萬噸。

事後證實,這實際上是一篇帶有誤導性的消息。由於這些中小鋼廠簽訂的協議,並非當前所謂的鐵礦石談判協議,而是采購量的長期協議。寶鋼團體、武鋼團體等大型鋼鐵企業與三大礦山公司也都簽訂了長達數年的長期采購協議。

“鐵礦石量的協議與價格協議不是一回事,價格協議是由談判代表同一對外談判,而采購量方麵,則是鋼廠自行與礦山公司簽訂的。”聯合金屬網分析師杜薇說。

三大礦山公司也承認,在中國開拓了中小鋼廠客戶。在今年4月16日於南昌舉行的2009冶金礦產品國際會議上,淡水河穀中國區總裁對CBN記者表示,淡水河穀在華新開發的客戶中包括不少中小鋼廠。

具有200萬噸產能的山西美錦鋼鐵有限公司一名負責人在接受CBN記者采訪時表示:“公司之前的內外礦采購比例為4:6,但是現在使用外礦會更劃算一些。”他不願透露是否已與三大礦山公司簽訂了長期采購協議。

杜薇表示,即便是中小鋼廠與三大礦山公司簽訂了長期采購量協議,但是價格仍然按照終究的談判價格進行核算,從這個角度看,中小鋼廠與三大礦山公司簽訂長期采購量協議不會影響到鐵礦石談判。

盡管如此 ,三大礦山公司開拓更多的客戶,銷售量方麵已然是成竹在胸,一旦市場出現變故,三大礦山公司在議價方麵的砝碼隻會增加不會減少 。

“今年以來,在大鋼廠處於虧損狀況的時候,很多中小鋼廠仍然是盈利的,假如三大礦山公司本來也與中小鋼廠簽訂長期協議,那麽他們就可能會以長協價格銷售給這些盈利空間更大的中小鋼廠。”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分析師如是說。

中小鋼廠為了在今後長時間裏獲得長協礦,有可能在經濟低迷之時以較高的價格采購礦石。而這些不具備進口天資的中小鋼廠,從三大礦山公司那裏進口長協礦的唯一途徑,則是通過具有進口天資的貿易商 ,打政策“擦邊球”。 (東方網)